2015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
当前位置:展讯 > 品质与格调—2015 中国油画家邀请展

品质与格调—2015 中国油画家邀请展

该展共有作品[4]幅 共有[2015]人查看
1 2 3 4 >> 尾页 


        展览时间:2015/4/22 - 2015/5/24

        展览城市:上海

        展览地点:[上海]-上海市虹口区东大名路687号1929 Art Space 二层-(平阁文化艺术空间)

        主办单位:上海平阁文化艺术传播有限公司

展览信息


        当代中国油画艺术的发展,正处于百年不遇的大好时期。多元并置、自由开放的创作语境,使艺术家得以充分发挥开拓创新的艺术想象,建构个性化的形式语言体系,凸显当代中国油画的时代精神和艺术品格。作为“上海平阁文化”的开幕展览,我们的基本构想便是通过展览,呈现当下具有代表性的凸显时代精神和艺术品格的作品,努力办成一个在艺术品质和格调上足以代表当代中国油画高度的展览。

        艺术品质和格调,即是艺术作品之本,是审美价值的本质体现。参加本次展览的作品,不仅在抽象或具象艺术的形式语言和个性风格上独树一帜,在形式构架上追求创新,而且作品以当代审美观念和价值取向作为精神支点,用当代精神来建构属于自己的语言和图式,实现了对油画艺术精神的当代阐释,从而使本次展览成为当代中国油画艺术的一次生动形象的审美呈现。

        展览由杨劲松、邓国源、肖谷、谭平、苏新平、张新权、张杰、唐承华、李磊和何军等十位油画家组成参与。他们都是当下正处于创作黄金时期的油画家,他们个性鲜明的绘画风格和独立特行的艺术品格,不论是抽象还是具象,都使他们在当代中国油画艺术的坐标上,占据着重要而突出的位置,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当前中国油画的真实水平。

        以抽象艺术为表现形式的创作,在很大程度上是艺术家有意识地积累新的视觉经验,开辟过去从未勘探过的图式领域,创立属于自己的新的绘画语言的过程。但是,就抽象艺术而言,抽象本身往往不是最终目的,甚至不是最重要的价值判断标准。杨劲松的作品的独特之处,不同于大多数中国抽象画家那样习惯于从中国传统文化着眼,融合西方抽象艺术的元素;邓国源近年来一直以《花园》作为创作母题,以充满画面的被抽象化的参差离合、俯仰断续的花草形象,建构起一个个气脉贯通、气韵丰沛的精神空间,具有超越时空的意味,成为一种生命的象征;谭平对于抽象形式语言的建构,单纯而充满着一种被感觉的过程。这种感觉细微而深入,随着一些由个人心理自然生发的圆形和线条组成的符号在空间的位置和移动,形成一种具有内在生命意义和精神性的绘画形式,把符号推向记忆的深处,最大限度将他的对生命的体验转换成形而上的存在;唐承华通过以黑色为主体所构成的色彩关系的整合对比,建构起充满张力的内在结构,呈现出单纯而又内涵丰富的图像。进而由大块面和穿插其中的线条以及大小不同的点状等自由元素共同组成的审美形态;李磊的抽象艺术充溢着一种超然出世的精神追求,表现出一种理想主义的思辨情结和唯美纯净的诗性气质,并且在抽象艺术创作对内在性的追求中,通过诗性抽象语汇的爆发力和渗透力来获得哲学思想的深刻呈现,使自己的生命体验得以升华。

        当代中国具象油画从写实油画衍生发展而来,如今已成为超越写实主义绘画样式、涵盖写实油画和除纯粹抽象以外所有具体表现形式的主流艺术形态。肖谷的作品以独特的油画语汇传递出中国文化的深邃意蕴。他在《江南》系列作品的创作中,在强化平面意识的同时,在视觉上产生潜伏的张力,呈现出简约、自然的完整性;苏新平的具象油画具有中国意象审美深邃境界的高度,将具象形式语言作为内在的精神世界的呈现手段,纳入强烈的主观表达的自由想象,形成一种他所独有的朴素博大的审美品格,以及恢宏而又深沉的精神性的意象风格。作品的色彩基调一如他的版画,单纯而饱满,沉静而凝重,被赋予了独特的精神性内涵;张新权的作品看似具象,有相当程度的写实成分,但是又明显与具体的物象拉开距离,产生一种抽离现实、提升意象的疏离感,使具象形式语言在与精神境界的融合中得以升华,在对形象的呈现中产生直视内心的精神张力,成为一种极具个性化的艺术样式;张杰的具象油画形式语言架构,注重作为创作主体对于物象的特殊感受和反应,在对具体对象的描述中疏离写实而进入到主观性表现的层面。他对色彩具有一种似乎与生俱来的敏感,总能在内心情感的顺畅表达中,获得丰富多姿的色彩关系,开拓新的色彩视阈;何军的作品凸现出明显的当代性特征,从对形象的整体刻画上十分精细写实,但画面却充溢着一种超越现实和时空的神秘气氛。它来自画家独特的艺术个性和审美格调,以及丰富的内心想象和对人与自然的好奇。

        “上海平阁文化”以本次展览作为开幕展,就是想以此作为良好的开端,应合时代对艺术的需求,自觉置身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大潮之中,建立起中国艺术最新成果的展示和对话交流平台,以满足人们巨大的视觉期待、精神需求和艺术消费,为实现社会艺术化的理想而努力。

        文/龚云表

        以抽象艺术为表现形式的创作,在很大程度上是艺术家有意识地积累新的视觉经验,开辟过去从未勘探过的图式领域,创立属于自己的新的绘画语言的过程。但是,就抽象艺术而言,抽象本身往往不是最终目的,甚至不是最重要的价值判断标准。画家的首要任务是在于为自己的内在精神世界寻找最恰当的图像表达,能在最大限度将自己的内心体验变成纯粹的存在,创造出真正具有精神性含义的表现形式。参加本次展览的杨劲松、邓国源、谭平、唐承华、李磊等抽象艺术家,他们在抽象艺术的大旗下集结,把抽象绘画当作最能够体现精神和情感的一种艺术样式,用作品去感受人类生命中最纯粹、最本质的心象;通过对现象的远离,去接近艺术的本原,来获得对现实内在深刻性的感知。他们的抽象绘画语言形式后面所潜藏的价值理性意义,作为一种抗衡的文化力量和艺术品格,使现代性所需要的“和谐”得以实现,从而唤起人们一种全新的审美感受。

        杨劲松

        杨劲松的作品的独特之处,不同于大多数中国抽象画家那样习惯于从中国传统文化着眼,融合西方抽象艺术的元素;而是直接从西方抽象艺术入手,寻找与东方审美精神在气质上的联系,并且恰如其分地溶入书写性和表意性等中国传统文化因子。他在《涂抹》系列和《凤还巢》、《鸟归林》等作品中,对于非造型潜力进行了最大可能的发掘,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那些凝练而充满张力的错落纠缠、疏密相间、粗细各异的线条,以笔触之势营造形态、气质之势,以一种个性化的独特构成形式,把物象的本原精神抽象演化为各种线条、色彩的书写性和表意性构成,摒弃了具象和造型这些“中介”,直接呈现出人们内在精神性的“有意味的形式”和“情感的符号”,从而显示出作为线条的最本质、最纯粹的意蕴,使作品成为一种既具哲理,更富激情的精神载体,作为生命主体的对象化而存在。

        邓国源

        邓国源近年来一直以《花园》作为创作母题,以充满画面的被抽象化的参差离合、俯仰断续的花草形象,建构起一个个气脉贯通、气韵丰沛的精神空间,具有超越时空的意味,成为一种生命的象征。我们透过他所表现的那些平凡寻常的物象,感受到太多料想不到的视觉效果。他以平面化和平视构图的处理方式,取代了传统的透视关系,却反而使画面的可视性得到了极度的扩张;作品构图的弥满和简洁,又进一步增强了画面的张力和加深了审美的内涵。他的笔触自由奔放、大刀阔斧,充满着一种强烈的表现欲望;而他对于色彩的运用更显得恣意纵横、主观张扬,充斥画面的“等阶性”色彩排列所产生的对比关系,突现出现代视觉心理特质和强烈的当代性,丰富而又和谐,艳丽而又浑厚;别出心裁的冷暖对比,强化作品装饰性的表现力度,更在画面上营造出一种生机勃勃的跃动感,成为当代中国抽象艺术中独树一帜的风格样式。

        谭平

        谭平对于抽象形式语言的建构,单纯而充满着一种被感觉的过程。这种感觉细微而深入,随着一些由个人心理自然生发的圆形和线条组成的符号在空间的位置和移动,形成一种具有内在生命意义和精神性的绘画形式,把符号推向记忆的深处,最大限度将他的对生命的体验转换成形而上的存在。有人把他的作品称为“自然的抽象”,即作品表达了自然与生活对他产生的影响和他对人生的感悟。作品中出现的圆形线条作为象征性符号,仿佛在唤起他对往昔生命的记忆,也表述了他对自然界神秘规律的探寻。他是把自身的生命轨迹,采用具有强烈的抒情性和形式感的语言,在画面上形成一个有深度的空间,用以呈现他的人生理念和生命精神。他的作品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远离了抽象艺术惯常的理性逻辑演绎,而以感性的生命体验直抵内在构成的本质,成为他情感和精神的迹化。

        唐承华

        唐承华通过以黑色为主体所构成的色彩关系的整合对比,建构起充满张力的内在结构,呈现出单纯而又内涵丰富的图像。进而由大块面和穿插其中的线条以及大小不同的点状等自由元素共同组成的审美形态,表达了与内心精神相连贯的情感轨迹,创造出一种气势逼人而又抒情感人的明晰鲜活的风格基调,证明了他在自我心中创造另一个精神世界的可能。在《天边的云彩》、《时间的痕迹》和《春天里的故事》等作品中,他充分调动形式语言因素,色彩显得异常饱满丰沛,产生一种以静写动、以动取势的视觉效果,在率意而为中追求和谐,呈现出一种特有的精神力度。大胆铺排的色块和粗放率性的色线运动形成变奏的形式韵味,使画面空间充溢着生命的律动感。使人们感受到他在创作过程中在精神完全释放状态下,那种呼之欲出的、支撑着画面的心灵颤动和生命激情。

        李磊

        李磊的抽象艺术充溢着一种超然出世的精神追求,表现出一种理想主义的思辨情结和唯美纯净的诗性气质,并且在抽象艺术创作对内在性的追求中,通过诗性抽象语汇的爆发力和渗透力来获得哲学思想的深刻呈现,使自己的生命体验得以升华,从而使他的作品摆脱了当下抽象艺术创作中存在着的单纯追求形式感和图式化的倾向,而具有了一种诗性表达的价值立场和哲学的高度。他的《面向大海·春暖花开》系列作品,以一种既有对立冲突又充满激情的动态形式结构产生出强大的视觉张力,是用笔触和色彩幻化出的具有象征寓意的形而上绘画语言,传递出一种被理性过滤得到净化的“内在需要”的情感,使人们得以产生强烈的艺术审美意识的共鸣。他以一种十分纯粹、简约的语言来表达现代人对精神与美的追求,并恰倒好处地融入了中国文化精神,承载着他个人的理想与思索。

        当代中国具象油画从写实油画衍生发展而来,如今已成为超越写实主义绘画样式、涵盖写实油画和除纯粹抽象以外所有具体表现形式的主流艺术形态。当下与抽象油画相对应的具象油画,其艺术形态倾向于游走在传统写实与抽象之间。以传统写实作为参照,具象油画更强调“呈现”、“表现”而非“再现”,更强调艺术家主体的介入和观念的渗入,从而获得更大的内心情感的视觉空间。而以抽象艺术作为参照,则具象油画仍保持着与形象的视觉关联,多将表现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形式语言纳入其中,充分调动艺术家的丰富想象,成为保留形象又超越现实物象的个性表述形式。其中的表现主义油画,近年来异军突起,为人们所瞩目。它拉开了与传统写实主义油画的距离,从西方表现主义和新表现主义绘画中吸取滋养,又在中国文化精神的支撑下作出了自为的取舍和辩证的扬弃,强调画家的主观感受和主体能动作用,重视审美情感的自我抒发,强化人的情绪状态和精神走向,将艺术提升到精神性的表现高度。它在审美格调、绘画理念、语言形式等多维层面上与现代人的生存状态、精神追求和价值观念达到了很大程度上的同步和共鸣,它的日益引起人们关注和青睐应是合乎情理的必然结果。而当下的写实主义油画,虽然与传统写实油画有着内在的承续性,对于如何真实再现自然现象和事件早已不是问题,但他们所追求的是如何超越现实的表象,洞悉本质真实的世界。他们所要表达的并非是传统观念上的“真实”,而是在画面上强调“阐释”。这应是当今写实油画最突出的特征。

        描绘和表现人的精神世界,是包括具象油画在内的一切风格流派艺术生命力的根源所在。所谓“具象”,不仅是感知、记忆的结果,而且是经过了艺术家的思维加工,无不打上他们的情感烙印和精神痕迹。它是艺术家综合了生活中无数单一表象之后,又经过抉择取舍综合而成的。从心理学意义上说,具象艺术的创作主要是激发艺术家的情感,并与情感相互作用形成高度凝缩形象的过程。参加本次展览的肖谷、苏新平、张新权、张杰和何军等具象艺术家,是当代中国具象油画的代表性画家,他们的作品更强调一种面对现实的态度,体现当今时代所特有的艺术品格和审美价值。而他们作品中造型语言的那种发自内心的艺术风格的自主选择,则是他们在艺术上一种精神需求的表现,也因此使他们成为具有精神性追求的创造性画家。

        肖谷

        肖谷的作品以独特的油画语汇传递出中国文化的深邃意蕴。他在《江南》系列作品的创作中,在强化平面意识的同时,在视觉上产生潜伏的张力,呈现出简约、自然的完整性。在这种平面化处理过程中,他运用线条和色彩所产生的多向关联作用,显示出鲜明的特点和重要的功能。线条作为空间的对应物,处于形象与空间的局部节奏与整体韵律之中,产生出一种叙述的时间感。而色彩作为平面与形体在空间中获取最大可能的语言补偿,相得益彰地与作品所要表达的江南文化内涵形成一种平衡协调的互补关系。他在艺术上以毫不造作的真诚,从现实返回内心,与一种浸润着春风杏雨、莺飞草长的江南文化内在气质相互契合,从而形成一种综合性的绘画语言。这是一种在美学意义上情感与形式之间达到动态化的情景交融,使主体心境的“情感”与客体状态的“物象”融为一体。

        苏新平

        苏新平的具象油画具有中国意象审美深邃境界的高度,将具象形式语言作为内在的精神世界的呈现手段,纳入强烈的主观表达的自由想象,形成一种他所独有的朴素博大的审美品格,以及恢宏而又深沉的精神性的意象风格。作品的色彩基调一如他的版画,单纯而饱满,沉静而凝重,被赋予了独特的精神性内涵。他的《灰色》系列和《风景》系列作品,将现实与梦幻揉合在一起,在一种近于神秘的氛围中让人产生出撼动心灵的敬畏,让人联想起那首古代民歌:“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那些由宽阔深远、连绵起伏的群山组成的宏观气质的构图,摈弃了具体细节的描绘,也有意规避地域性的特征,而得以获得更为广阔深邃的意蕴,一种深厚沧桑的历史感和文化深度。画面在宁静寂寥中透出一种虔诚的神圣感,更是超越时空,给人一种净化心灵的精神力量。

        张新权

        张新权的作品看似具象,有相当程度的写实成分,但是又明显与具体的物象拉开距离,产生一种抽离现实、提升意象的疏离感,使具象形式语言在与精神境界的融合中得以升华,在对形象的呈现中产生直视内心的精神张力,成为一种极具个性化的艺术样式。他的《船舰》系列和《园林》系列作品,虽然带有甲午海战和苏州园林等叙事性的表现印记,但其涵盖的审美意义其实已远远超越了所表叙的范围,而被赋予了更加深厚而广阔的精神内涵。作品的形式语言浑厚内敛又飞扬奔放并且充满激情,所营造的意境,《船舰》系列是在历史视野下的悲怆庄美,《园林》系列则是江南风情中的孤寂静气。画面上笔触与色彩的冲突,以及与线条的动势相交织纠缠所产生的视觉效果,凝重而空灵,显示了他对空间的独特理解与控制。

        张杰

        张杰的具象油画形式语言架构,注重作为创作主体对于物象的特殊感受和反应,在对具体对象的描述中疏离写实而进入到主观性表现的层面。他对色彩具有一种似乎与生俱来的敏感,总能在内心情感的顺畅表达中,获得丰富多姿的色彩关系,开拓新的色彩视阈。在《消融的风景》系列和《芒之境》、《欲之境》等作品中,明显注入了他以精神性层面对现实风景的内心解读,这是一种介于心象与具象之间又更偏于心象的审美呈现。画面上层峦叠嶂的群山,仅仅保留了有限的形象印记,而通过充分调动他个人的人生感悟和生命记忆,使大自然的形态通过他的形式语言,诸如构图、色彩、空间、节奏等关系而发生变化,产生出另一种风景。这种风景依然是真实的,这是他精神回归大自然后,融入形象之中的心象;抑或是经过情感滤析得到抽离和提升后,焕发出鲜活生动生命质感的形象。

        何军

        何军的作品凸现出明显的当代性特征,从对形象的整体刻画上十分精细写实,但画面却充溢着一种超越现实和时空的神秘气氛。它来自画家独特的艺术个性和审美格调,以及丰富的内心想象和对人与自然的好奇。他以一种异样的目光审视周围的一切,并随心所欲地变动置换眼前的物象,置入他的作品中“为我所用”,产生出别样的审美意味。在《墙内的风景》、《星空》和《月下赏花》等作品中,占据主体地位的太湖石与以写实形象出现的人物,构成了个体生命与永恒自然奇妙的依存关系。而摇曳舞动的细柔柳条与奇峻崚峋的坚硬假山形成的对比反差,产生出一种游移恍惚的超现实的视觉效果。从他的作品画面可以感受到造型的细致严谨,色彩和光影的别出心裁,当诸多物象组合在一起,便营造出了一片神秘清穆的意境,引导人们在冥想和沉思中获得一种独特的审美愉悦。

相关文章
《水唱船歌—周蓝凌水彩画作品展》香港站将举行
地图效应与美美于小以色列艺术双展亮相上海
著名书画家兼音乐家 郭关作品展在北京地坛开幕
全球一周展览导读:巴黎展贾科梅蒂与裸体
台北故宫新展:让人彷彿置身于真实动物园
鱼尾纹和歌谣—棉花个展:一边是天空 一边是歌声
鱼尾纹和歌谣—棉花个展:一边是天空 一边是歌声
相关展览
中之山—中山当代艺术精品展
一江一城一园——洪曙强油画作品展
局外人——郑泽生的行经
“鲛人之泪”卓颖岚&姚少龙双个展
“无尽丑角”贝尔纳·布菲个展
“再临者”郭熙个展
艺术未来·2016(中山)第三届国际青年艺术博览会开
评论  已有0条评论(查看更多)
已有0条评论 (查看更多)
 我也说两句  欢迎 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出山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必填)  是否匿名评论: